入道者一律不婚嫁不生养不传艺

入道者一律不婚嫁不生养不传艺   刘莉芳

    在武行,没有法典律例,人们遵守的都是师门口口相传的道德准则和约定成俗的规矩。从寻师访友,到寻技走场,再到操办酒水,武行人其实并不像影视剧中那样风风火火,相反显得慢一拍,这就是武行内在的分寸感在发挥作用。

    1912年,和南方精武会并尊中国武林的天津武士会,在天津河北区三条石举办成立宴会。出席的有政界大鳄,也有武林群英。宴会的每个细节都是按照武行的规矩来办,不能少了热闹,也不能乱了头绪。徐皓峰一向热衷于在作品中考究细节,他在《武士会》中“直播”了这场宴会。汉人以门迎客,门有多隆重,主人就有多少诚意。首先,正门外用竹子彩纸扎了一座牌楼,迎接官员,这叫“马桩”。其次,进入正门之后,还有一道“仪门”,这是民家接待大官的礼仪。事后,仪门不能穿行,只能左右绕行。

    开席之后,主人坐在厅西一桌的南端,这叫“卑位”,是主人自谦,把客人当作上宾的意思。菜上四番,每番上三盘,菜肴过后,上肉汤,喝了汤就不能夹菜了,否则就是失礼了。

    第二番菜上来,官员只喝一杯酒就走,这不是摆架子,也是规矩。意思是官员懂得自律,让其他宾客可以放松尽兴。上到第九盘菜时,客人会站起来和主人客气,请主人别再费心。主人得客气客气。到十二盘菜上齐,客人会请主人“收席”。主人征询客人是否吃饭。那时的酒宴,一般都不吃米面,所以客人会婉谢,千万不可以像现在这样吃酒席,大大咧咧的,想吃啥,想喝啥,那就失了礼数。

    很难对武林的规矩问个为什么。吃喝的规矩是小,符合武行处世低调、谦和的要求;行走江湖的规矩,则和中国人不惹事、不当出头鸟的心态有些吻合。比如,遇到观摩、联欢、表演,明规敬群众,暗礼敬内行,更要“礼让、步让、演让”——对贤者以礼让,对愚者以步让,对明者以演让。这“遇事留一面,日后江湖好相见”的意思其实是相通的。

    那些涉及大是大非的武林规矩,如同在敦煌古窟面壁上千年的修炼,训练出一代又一代坚忍和严谨的武林人。在电影《一代宗师》里,赵本山扮演的形意拳高手隐居在广州金楼。这也有一个说法,曾经名重武林的人,如果躲到堂子里,当了下人,入了堂子,那就是自贱,以前的江湖恩怨就一笔勾销。很难想象,一位形意高手在烟花柳巷自我放逐的痛苦。

    像《一代宗师》给观众留下最深印象的章子怡为了替父亲报仇,入了道,一生不嫁人,不生养,不传艺。在武术史上,入道就是发誓遵守“独行道”,这是民国盛行于中国北方武林的规矩。入道者一律不婚嫁,不生养,不传艺。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随便入道的,必须是获得武林认可的人。武士会创办人李存义也是一位独行道者。他曾提出让当时2%的中国人练上武术。之所以是2%,因为当时中国能读上书的人大约就是2%。李存义不留财产,不留孩子,不留绝技。

    在一衣带水的日本,“剑圣”宫本武藏也奉行独行道,一生自诫,他的戒条多达21条,除了没有传艺的限制,其他戒条甚至比中国的三条戒条更加宽泛,比如“不可暴饮暴食,不伤离别,对事物没有好恶之心”等等。